【向黔进】岜沙苗寨

“人即树也,生命长青” ——余秋雨先生

图片 1

  带着三月的烟雨,来到黔东南,来到岜沙。

来岜沙前就知道这里是中国唯一的一个持枪部落,但是这个并不是吸引我来这里的缘由,而是在黑苗文化的熏陶下,究竟是怎么样的一个民族如此信奉树木的力量,将它视为主宰这里的一切,带着这样的疑问我们十二星座达人终于来到了这个期待已久的地方。

气蒸云梦泽,雾缠岜沙城。

 
从堂安到岜沙的路并不好走,都是蜿蜒的山路,早上出发的稍微晚了点,等到时已经两点。买票进入的时候,售票员告诉我们,今天的表演已经结束,要进去可以便宜点,花三十元买一张打折的门票,就开始了岜沙之行。岜沙,苗族寨子,在苗语中是草木繁多的意思,岜在汉语中读岜(ba)沙
,苗语中读岜(bia)沙,以前这里没有文字,只有语言,苗族人都叫bia沙,经过汉化找了个类似的bia的读音才得到岜沙二字。

图片 2

一夜似在犬吠声中又似在木楼梯的嘎吱声中摇晃悄然过去,等听见隔壁房间有细微的声响时,霍然惊醒梦归何处。想起今日还将跟随滚元亮去参加他们的开寨迎接活动不由得快速爬起,简易梳洗后一头钻进厨房间找吃的,此时的枪手又成了煮粥能手,用一个大锅把糯米和南瓜混在一起煮,竟然成了很香很香的健康早餐。吃饱赶紧出门,呵~~好家伙,眼前全是白茫茫的雾气,抬头看远方竟然还是混沌一片,担心着这样的天气还能拍到好照吗?

 
岜沙苗寨,修建在一个陡峭的山坡上,还未走进寨子,就时常听见鸣枪的声音。(岜沙,最后一个火枪手部落)走过一段郁郁葱葱的丛林小道,方才到寨门,一进入寨门,就会注意到村口的亭子里供奉着香火,与其他地方供奉的东西还不一样,是一个巨大的树根。亭子边有注释,大概的意思是,这里曾经生长着一棵千年香樟树,是寨子里的树神,在毛主席逝世之际,村民们忍痛将其砍掉送到北京,后来为了纪念树神,就在原址修建了这座亭子用来纪念,焚香祭拜。

图片 3

赶往寨门时,只见路上全是盛装的岜沙人,个个穿戴着属于他们的民族服饰,呼唤着分别从家家户户中嬉笑着走出,仿佛要去参加盛大的活动,这种欢迎仪式其实是他们的保留节日。自从这里被发现后,地方政府出面帮他们抓经济吧,也算是保留这部落的一些民俗,于是每天搞两次演出来吸引众旅客,如有旅行团进入出钱还可以另外加场表演,于是这岜沙人习惯了穿着属于他们的服饰,既是保留也是为演出方便吧。

  岜沙人喜树 敬树 畏树,以树为神。从他们衣着打扮
风俗习惯就可以看出,头上蓄留的发髻象征着生长在山上的树木,身上穿的青布衣服象征着那美丽的树皮。岜沙人说:”人来源于自然,归于自然;生不带来一根丝,死不带走一寸木。”从古到今,岜沙从不滥伐树木,有时不得以为之,也是局限于生活生产所需,其余概受制约。这里世代沿袭着树葬的习俗,每当村子里有小孩子出生,父母便会为孩子种下一棵树,这棵树就是孩子的生命树,每个人都会时时来祭拜属于自己的生命树,一直到生命的终结,当一个人生命终结了,村民们便会齐力砍下这棵生命树做为棺材,然后在下葬的地方再种一下棵树,以此做为生命另一种形式的存在而延续,成片成片的树林下都有一个正在安睡的灵魂。

岜沙村隶属于贵州省从江县。岜沙,是苗语中“草木繁多”的意思。属黑苖的一个支系,据说是蚩尤第三子的后代。初见岜沙,觉得这里的生态环境真的好,山头山谷里树木繁多,郁郁葱葱,几百年以上的珍惜树种,随处可见。可见岜沙人对树木的珍惜视作生命。当年岜沙人的先祖在逃避追杀的危急关头,是遮天蔽日的原始森林拯救了他们。因此岜沙人认为,人类离不开树林;树能给人们带来果实,使人得以裹腹,能供人烧火取暖煮食,能用于造房栖息的建筑材料;满山的森树可以使许多动物得以繁衍生息,供岜沙人得以食物,能滋养水土供人们解渴和耕种。所以自古以来,岜沙人对树的砍伐用材就立有严格的条款,并把这些条款列入岜沙的古理寨规,违者重罚,代代相传,不得更改。

站在雾气袅袅的寨门前,看着身穿蜡染深紫布的男子个个扛着枪佩带着腰刀,小男孩们也是如此打扮的排成一片,女子们也是身着一样颜色的自家织出来的布做成的衣裳绽开着脸上最真诚的笑在门前站成一排。用他们的礼节迎接着我们这些远道而来的游子,使得我们的镜头连连扫射在他们这种独特上。

 
沿着石板路一直向前,两边都是大树,越往深处走树越大,荒废的房子长满了青苔,鸡在草丛里爬食,狗趴在门前晒太阳,走近了,才睁开眼睛看我们一下,走远后轻声嗷叫一声,又耷拉下脑袋继续做它的美梦。走到岔路口的时候,碰到两个拿着火枪的小孩,和他们打招呼,问是否可以和他们一起合影,小孩没有拒绝,很爽快的答应了,在合影完了之后,小孩并没有离开,而是向我们索要小费,给了小费后,也没有离开,而是向我们推销问我们要不要打枪
20块钱一枪。

图片 4

图片 5

 
我们到广场的时候,已经结束了一天的表演,在空地上男人们在擦拭枪身,清理弹膛,腰间别着的砍刀和酒壶,虽然现在已经基本上不需要打猎了,但传统还保存着,女生们在空地的另一边苗绣,和她们沟通,才知道她们身上穿的精美苗服就是一针一线缝出来的,平常空了就坐下来绣两针,
一件精美的苗服通常都需要几个月,更久的需要一两年。

图片 6

图片 7

“要不要看镰刀剃头?”“要不要打枪?”“怎么个收费?”“镰刀剃头三百,打枪一枪二十。”(镰刀剃头,岜沙苗族的男子在15岁时进行成年礼,巫师会用镰刀给其剃头,四周剃光,头顶部会留下一部分头发,巫师会将头顶的头发挽起,盘成一个发髻,这叫做护棍,成人仪式结束后,父辈们会将一把火枪交给孩子,让其成为一个枪手,守卫寨子。)随着大量游客的涌入,这些远古蚩尤的后人不在安静,好客的苗人在村口收起了门票,普通话越说越好,原本祭祀才跳的舞蹈,变成了每日的表演,原本成年礼时才会镰刀剃头,变成了收费的项目,给钱就表演,原本用来打猎的火枪,也变成了赚钱的好路子,给钱就打。在时代这个大轮子下,原本的一切都在变,他们也在变。我不知道他们脸上洋溢的笑容是真快乐还是被快乐?只希望他们能够让传统坚守的更久一点。

图片 8

随着陡坡上的一群精壮男子的整齐鸣枪后,男孩子们让开道让众人进寨门,还配有一个专门的讲解员边讲着属于岜沙人的神奇故事边随着他们的欢迎仪式走进雾气缠绕的山坡,述说着每一棵树就是寨中每一个人的故事。

 
人确实是需要多出去走走,不走走就不会发现外面其实有很多美好有趣的事情。

这里的男人们发型都与树木崇拜有关,头顶挽有发髻,四周头发剃光,只保留头顶部分,象征着茂盛的树木,也代表着岜沙人不屈不挠的顽强生命力。穿着自织的青布衣,直筒大裤管青布裤,身挎腰刀,肩扛火药枪,乍看这些持枪的汉子们,觉得颇有日本武士风貌,威武极了。

图片 9

图片 10

图片 11

即使不明白这岜沙人如何能在这大山深处生存并保留着这些独特的民俗风情,他们的祖先又如何一代传一代的把这个民族保存到现在。而他们对树的敬重达到了膜拜的地步,平时从不轻易去砍树,因为他们知道每一棵树就代表了一个灵魂。所以他们对这棵千年香樟树桩称为树神。

图片 12

女人们做做家务,纺线织布,做做针线活和绣染,做出的衣服紫黑发亮,防雨防风。

图片 13

图片 14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