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恋——年少之慈悲

初恋的地方

其实只如山间薄雾,遇见也迷离,不见也迷离。

图片 1

式微

从前认为“初恋”应当是第一次的恋爱,第一次觉得可以去信任一个人并和他结成“同盟”,思想和魂灵融为一体,假装永远不会分离。后来慢慢理解体悟,忽而觉得初恋不是确立如陈奕迅《积木》歌词所写的关系,而是一种欢喜。想见你,于是欢喜;见到你,同样欢喜;等你,仍然欢喜;回头看你,依旧欢喜……像是把所有心跳的声音都铺在你来时的路上,一时间四季更替,无问东西。

到底“初恋”是怎样一种的感觉?一场到达指尖的电击?每个细胞乃至生命鲜活的倒影?其实,只是生命里平凡的际遇。十五年前或许遇见你,两家门前柳树常荫;十年前或许遇见过你,五六年级楼梯口,小小的人一粒粒地拥挤在一起;五年前遇见过你,月色正好,你变声时候有些沙哑的嗓音,爱哼老旧的歌曲;后来遇见你,你手中的香烟灭了又明……我们在生命中忽然的遇见,到底发生了什么?我开始不太明白,长多大了都不明白。直到一个记不清日子的夏天,我看见蜻蜓飞触过的水面。

“初恋”,出于喜欢而止于喜欢。就像隔着星汉银河总觉得尚能挖掘发现整个宇宙的秘密,却在基于好奇的探索之后发现世间一切没有最终的谜底,于是,未知变成生命中继续的未知,而所得就沉在心底,不痛不痒,春风吹又生……如你的存在,如对你那般感情的存在,任时间顺流逆流,以任何的方式流,不遇见你的时候,四季更替,没什么不能照常进行,遇见你的时候,仿佛又能看见少年时的星空忽明忽暗,美好的事自然却又不那么确定的发生……

冯唐说:“有时候,人会因为一两个微不足道的美好暗暗渴望一个巨大的负面”,就像曾经遇见过那样一个你,就不想长大了,就想溺亡在那段时光里了,就想把一切琢成一束永恒的光。有人把初恋看作是神圣的回忆,其实,只如山间薄雾,遇见也迷离,不见也迷离,没有回忆,只是偏执。

初恋——不是“不堪一击又千变万化”,而是“忘记天地,仿佛也想不起自己”,是年少之慈悲。

一位女性主义的作者导演,如何演绎一部男作家的男性主题电影?这是这部电影抛出的最大问号……
影片最开始,是一个浸泡在福尔马林的玻璃瓶炸裂,其中的人头四溢,这一幕,不由得联想起方力钧等人的现代或者后现代艺术,也是这一幕,为电影定了基调,那就是迷离……
电影的范本小说,是冯唐引领白领小清新小文艺的代表作,这作品本身就饱受诟病,至少这部小说的风格化其实不凸显,却又是作者沉浸于自身的一种意淫发泄,在原作叙事的混乱下,编剧的修正和导演的发挥就起到了巨大的作用……
晃动的镜头,浓艳的色彩,颓靡的慢镜,李玉找到了自己与冯唐契合的点,那就是在叙事匮乏时,用氛围去填充,而这种氛围则是迷离,毕竟青春稍纵即逝,青春剩下的只是回忆,这种回忆便充满了迷离……
电影的主角是男性,这是一部彻头彻尾的男性电影,影片中的女性人物的要义都是引领男性的成长,从男孩过度为男人,李玉一改女性的视角,尝试从男性出发,刻画这一成长的历程,然而过于碎片化的表达,最终剩下的是符号的呈现,这是影片实验中的又一次遗憾……
当然,整部电影最强的一点,就是突破了李玉电影中的冗赘,流畅中的诙谐与戏谑,成为了观影者的快感……
影片虽然时代与地域的刻画不够鲜明,依然是要阐述时代和价值观的关系,其社会性链接到了一个男孩到男人的成长,而性,李玉最擅长驾驭的手段成为了影片贯穿的主线,初恋往往没有性,却是最纯正的情感,而初恋最终大都宣判死刑,因此小满在电影中也罹患绝症,似乎死亡,在男人心中,是初恋对象对这份感情最好的祭奠。学生时代的恋爱,往往不能长久,却是彼此成长的阶段,这个阶段美好不如初恋多,但是接地气的会成为记忆不可磨灭的一部分,最终彼此身上都会留下对方的痕迹和影子。忘情恋并非每个人都会经历,但是每个男人都会有所幻想,于是忘情恋的对象往往成为男性情欲的对象,在对方身上寻求性的圆满。这是一个普通男人大都经历的过程,李玉用性做了呈现与表达,三个女性成为了男人成长的客体,不能说这种符号表达不成功,只是,最为一位女性导演,这种尝试确实索然无味……
或许冯唐在文艺青年中的号召力点燃了李玉对商业的企图心,于是,电影中呈现的迷离,也是一位影人在文艺和商业之间选择的摇摆……

月色迷离着

轻舟荡漾的河畔

晚钟轻颂着

曲径通幽的山林

看那欲说还羞的模样

那一个——初恋的地方

听夜莺

还是否,迷离了你

沿着,晚风引领的方向

我默默地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