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者——广州星海音乐厅江边漫步

从电子地图上测距,我家离星海音乐厅距离是3公里,也就是说我每走一个来回是12里路,可以达到锻炼的目地了,所以我有时会走路到那里去,后来发现了星海音乐厅外对面的吉它广场,使我更喜欢多去那里见证一下这个民间音乐场所的自然发展。

那个叫CC的吉它手,已经在江边唱了很久了,他披着长发,戴着小帽,穿一件背心,一身的艺术家行头,多数时间是他自弹自唱,还有两次看到他给路人伴奏,让别人高歌。他还卖过他自己制作的CD,名字叫《爸爸妈妈》,挺亲切的,让人感受到了他的人情味。50元一张碟,有点贵,估计他的销量不大,成本又高,这个价估计也就是成本价了吧。

图片 1

第N次去时,专门数了一下,一共有五把吉它沿江边一字排开大家各唱各的,各摆各的摊,互不干扰,其中另有一个女孩吹小号。

这一晚他又在江边开唱了,在这之前是另外一个小伙子占据在这个位置。今天看到他又回来。可能是先前生病,他今天嗓子很不好,沙哑,费劲,但是他还在那里唱,他的吉它弹得比江边别的人好。这一晚他显得紧张,唱一会就向西张望,因为有个人告诉他警察从西边巡过来,他还是装做没事人的样子,可是不多久,戴帽子的人终于走了过来,有一大堆,将他团团围住,不知向他说了点什么,他回答说:

写下这个标题,我好像还下意识的瞄了一眼周围,一副做贼心虚的鬼祟样。

有N+1次去的比较早,天还没全黑,见到两个常唱的长发小伙儿,很早就坐在台阶上吃盒饭了,我说,哟,你们挺早的嘛,这地方还要霸位吗?他们说不是。问他们是为挣钱还是娱乐,他说挣钱娱乐两不误,聊天知道他们白天有工作,只是夜晚出来“兼职”。问他们最多能有多少把吉它来,他们说多的到了七八把

“如果是街道检查,我配合,如果是想没收我的琴,那我就只好跳下去了。”

“我怀揣着对你的爱,就像怀揣着赃物的窃贼。”这是《致青春》的经典台词,读着就能感受到嘭嘭心跳。

第N+2周去,就更热闹了,这次没有那么多吉它,只有一把,正对着音乐厅室外江边的树林下,是一个男孩在弹,一个30岁左右的女性在唱,人靓歌也唱得好,打扮得很入时,她不像我们不看歌词一句也唱不出,都背下来了,还很投入,唱了几首之后她拉坐在地上的一个男士唱,这个人打扮的衣着不整,站起来还要提两下裤子,可是这女的对这位明显与她不够般配的男士表现出了超常的亲眤,男的客气了一小会就开唱,没想到这位其貌不扬的男士唱得也很好,声音带点磁性,唱一会儿女的还要贴上去亲一口,表达她的是爱意吧。此时周围已经或坐或站围了几十个人,还有人点歌,鼓掌,总之今晚这里成了最热闹的一处场景。

他的话软中带硬,让警察无措,我们围观的人有人帮他说话。大家说:群众娱乐嘛,何必那么紧张呢,大家都是喜欢、自愿的。

可此贼非彼贼,人家鬼祟,是因为怀揣的是潜藏的爱慕;而我鬼祟,是因我怀揣的是滚滚的年轮。

我相信这地方将来还会有更多好戏看,还会有更大的发展,会发生很多浪漫故事,我们这些看客就拭目以待吧。

戴帽子的说:周围有人投诉了。

可是我还是想说一个爱情故事,一个从青丝到白发的故事,这个故事久久的感动过我,过后我把它变成QQ空间一篇文字。今日将其中的对话粘贴过来,看看是否也能感动今天的你?

2008年12月21日

我说:笑话,这周围就两个建筑,一个星海音乐厅,一个广州美术馆,晚上音乐厅就算有音乐会也是在里面开,那音响效果隔音效果众所周之,绝不会受到外面的骚扰,美术馆夜晚更加关闭,没有任何居民,谁来投诉呢。

那应当是四五年前,一个非常火热的综艺节目上,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妇人出场了。她还带着一把吉它,看样子要自弹自唱。她声音有些沙哑,吉它也弹的有气无力,唱的是一首很温情怀旧的歌曲。

戴帽人又说:他是收费的呀,他不收费还好说。

可是才刚唱开头几句,评审团的三个评委(其中有伊能静和周立波)就给亮了红灯,照规距她不能再唱下去,伊能静慰她贵在参与。她面带笑容,声音却已哽咽。她说她是杭州人,今年已经68岁了,年轻的时候就喜欢音乐。这首《因为爱情》是唱给她先生听的。老年人学弹吉它是挺困难的,所以她学了两年,有时一边洗菜还一边拿着曲谱练……她跟先生很相爱,先生特别迁就包容她,喜欢把家里收拾的干干净净的,疼了她一辈子,希望今天能听到她给他唱的这首歌
……先生年轻时很帅的,是浙大的教授……

我心想,他并没有乞讨,他只是将琴盒放在地上,唱着自己喜欢的歌而已,喜欢听的人觉得好放下一二硬币,不放钱的也照听不误,听着好的,坐在台阶或座椅上静静地听,唱的好给个掌,还有散步路过江边的,有个别喜欢给钱的,大多是一听而过的,还有一些站在周围随意听的,他又影响谁了?这和那些街边小贩有明显的不同,相反,对这些还算比较“高雅”的东西(尤其是星海音乐厅的江边上),文化局的人应该来大力扶持才对,怎么冒出个城管来管这些闲事呢,真没事儿往东走,管管那些海印桥底又开始自发摆摊,乱占路面影响大家散步的也好嘛。为什么偏和这小伙儿做对呢?即使是换到别的地方,真扰了民,还可以规定噪声标准,时间地点等。

“那你一定感到很幸福!”伊能静也动容在她温情的述说里。

戴帽子的人里有人朝我瞥了两眼,我走出了人群,小伙子还在为自己的权利争辩着……

“是的!”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