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经典”中的风景发展趋势-[于云天]

风景摄影作为摄影的一种门类,一直深受摄影爱好者拥趸。有报道称:在世界范围内,以“自然”为拍摄题材的摄影,仍然是受众面最广、影响最大、最为“风光”的摄影类别。 法国人尼埃普斯用暗箱所拍摄的世界上第一张实景照片——《窗外景色》,即是一幅纯粹的“风景照”。从那时起,摄影便和风景结下不解之缘,这缘份与生俱来,可以这样说:摄影存在一天,就一天不会放弃这种符合摄影表现的特性而永远与“风景”携手而行。 英伦著名报道摄影师唐•麦卡林,最终选择用风景抚慰因战争报道所带来的内心伤害。可见所有摄影门类,风景摄影确能唤起我们对生命的尊崇,对自然的心驰神往。 在中国,由于传统文化的根深蒂固,国人审美意趣和本能性的需求,那些喜欢拍摄自然风光的摄影爱好者,在时下宣传鼓动的市场模式下,扎堆摄影的现象,蔚然成风。尽管舆论并不看好这种现象,但依然“屡批不止”,时至今日,似乎呈上升趋式,甚至是“愈演愈烈”。笔者是过来人,对这种现象同样不能认同,但至今仍被裹挟在“风光”这个行当中不能自拔,甚至忙得找不到北… 尽管如此,笔者认为这种现象并无大碍,总比闲来无事撮麻打牌强许多,有影友曾感谓称:“我把照相机当跑步机”,陶冶性情,强健体魄。这种“过程”的升值,结果的“贬值”,无争议地成为当下摄影玩家的座右铭。 凡事都有它的两面性,其结果便是风光摄影的“一窝疯”及创作上的“千人一面”,那种集体无意识的旅游式摄影,拍摄现场 “长枪大炮”连排阵式的“攻山头”,的确无益于摄影创作的个性表现。这也是风光摄影总是处于摄影的初级阶段的症结所在。 可喜的是,那些有足够清醒认识并执著于风景拍摄的摄影从业者,已经从纯粹的风光摄影转型为“别样风景”的探索者。诸如:环境保护、三峡风景、工业废墟、垃圾围城……摄影师巧用景观再现的“空镜头”表现手法,如“谎言”般真实,逼视给人们看,这种有社会价值的警示实在值得更多的摄影爱好者去效仿。 即使是传统风光的追随者,从《新经典风光》中展现的这些作品表现形式来揣摩,笔者不难看出当下影人的创新意识,不满足于传统风光的拍摄手法,力求摆脱“富士蓝”、 “柯达红”、“暖夕阳”那些延续多年关于风光拍摄的旧有理念。 或许,从这些新人的作品中,亦可读出未来风景摄影的发展趋势,孰是孰非,让我们拭目以待……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