诞生在抗日烽火中的《晋察冀画报》创刊号

《摄影工作》是“新中国之后”的第一本摄影刊物。为什么要强调“新中国之后”,是因为在之前的1922年,广州出版了我国第一本摄影刊物《摄影杂志》。此后,上海相继出版的摄影刊物有:《摄影学月报》、《天鹏》、《中华摄影杂志》、《晨风》、《华昌摄影月刊》、《飞鹰》、《摄影画报》等,八一三事变迫使这些刊物停刊。解放战争时期,在上海出版的《中国摄影》,亦于解放前夕停刊。唯有华北军区政治部华北画报社出版的《摄影网》,跨越了新旧中国。而《摄影工作》是新中国之后创刊的第一本摄影刊物。

《摄影网》的名称,听起来非常时尚,不了解内情的话,还会把它误认为是现代摄影刊物。事实上,早在六十多年前,《摄影网》就诞生了,且断断续续的一直发行到解放初期,在我国早期的摄影杂志中,只有《摄影网》跨越了新、旧中国。

图片 1screen.width-461)
window.open(”);”
> 《晋察冀画报》创刊号 图/人民政协报

今年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暨中国抗日战争胜利70周年。中国人民抗日战争,是中国人民抵抗日本帝国主义侵略的正义战争,是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的重要组成部分,是近代以来中国反抗外敌入侵第一次取得完全胜利的民族解放战争。
《晋察冀画报》即诞生于抗日烽火之中……
1942年7月7日《晋察冀画报》创刊号在河北石家庄平山县太行山里的小山村碾盘沟诞生。《晋察冀画报》是敌后抗日根据地岀版发行的第一本画报,也是我党我军创办的第一个画报刊物,受到毛泽东主席和延安《解放日报》的高度评价。《晋察冀画报》横空出世,它如清脆震天的冲锋号角,以独特生动的艺术形式极大地鼓舞着抗日军民抗战必胜的信心,为民族独立和解放事业做出了历史性贡献。
1942年5月1日,晋察冀画报社在平山县碾盘沟村正式成立,沙飞任主任,罗光达为副主任,赵烈为政治指导员。创刊初期,画报社有100余人,设编校、出版、印刷、总务四个部门。《晋察冀画报》创刊号,16开本,共94页,用瑞典木造纸印刷。封面上印有红色的“晋察冀画报”繁体字,从右向左排列,发行日期“1942.7.7”。封面照片《塞上风云》(1937年10月向长城内外进军的八路军杨成武支队)和封底照片《沙原铁骑》都岀自沙飞之手,为彩版套印,以晋察冀军区政治部名义出版,晋察冀画报社编辑印刷。
这期画报全面反映了晋察冀边区抗战5年来的战斗和建设成就。栏目设置有“新闻摄影”、“美术”、“文艺”三大类。“新闻摄影”栏目又细分为“坚持华北敌后抗战,保卫晋察冀边区的八路军”、“一千五百万人民在战斗中生活,在战斗中锻炼”、“团结、抗战、民主”、“生产进行曲”、“新民主主义的文化运动”等。
为扩大画报的国际影响,创刊号文字说明采用中英文对照,由刘柯、李伦译成英文,班威廉、林迈可等国际友人帮助校正。创刊号内容丰富,图文并茂。
刊登的照片包括八路军初创晋察冀抗日根据地时的各种战况,如收复涞源、蔚县、喜峰口、平型关、紫荆关、妙峰山、西斋堂等城镇要隘;有着名的黄土岭战斗、大龙华战斗、百团大战、陈庄战斗等重大战斗和战役;有边区子弟兵战斗生活、狼牙山五壮士、群众支前、青年参军、军民鱼水关系;有边区生产运动和民主政权建设;有对日寇*****的控诉、八路军优待俘虏及敌伪投诚、日人反战同盟支部活动;有边区新民主主义艺术、教育、出版事业的发展;还有外宾来访,对伟大的国际主义战士诺尔曼·白求恩在边区生活的怀念以及聂荣臻和被营救的日本小姑娘美穗子的珍贵镜头。全本画报共发表新闻摄影照片150余幅,分别由沙飞、罗光达、吴印咸、石少华、吕正操、李鸿年、杨国治、赵烈等人拍摄。
除照片外,创刊号还发表了一些文学、美术作品。其中有邓拓的长篇纪实性文章《晋察冀的舵师聂荣臻——敌后模范抗日根据地及其创造者的生平》,刘道生的战斗通讯《漠河滩的英雄》,周游、蔺柳杞的报告文学《冀中宋庄之战》、《客人》,田间、鲁藜、任清的诗《出击正太线战役记事诗抄》、《同志的枪》、《我们是夜班》,丁克辛的小说《出奔》,沃渣的木刻《八路军铁骑兵》,劫夫的漫画《如此“扫荡”》等。
聂荣臻为《晋察冀画报》创刊号题词:“五年的抗战,晋察冀的人们究竟做了些什么?一切活生生的事实都显露在这小小画刊里:它告诉了全国同胞,他们在敌后是如何的坚决英勇保卫着自己的祖国;同时也告诉了全世界的正义人士,他们在东方,在如何的艰难困苦中抵抗着日本强盗!”
《晋察冀画报》创刊号发行范围广泛,不仅送至中共中央、八路军总部和重庆,还委托国际友人转发到国外。同时还由晋察冀边区新华书店、延安新华书店和全国各大书局经销。不仅在边区引起普遍重视和广泛影响,还在游击区、沦陷区以及海外产生了很大影响,争得了反法西斯盟友和海外侨胞的同情与支持。
后来,随着抗战形势的发展,日军加紧了对抗日根据地的扫荡和围剿,1943年2月《晋察冀画报》转移到平山县曹家庄、阜平县上庄、柏崖村、洞子沟等地出版。
1943年秋,画报社在阜平县柏崖村被日军包围,指导员赵烈、工务长何重生等9位战士壮烈牺牲。
在抗日战争的艰苦岁月,《晋察冀画报》共不定期出版了13期,期间出版过数期专刊和增刊,并负责部队教材和宣传资料的印刷。1948年春,晋察冀与晋冀鲁豫边区合并,成立华北中央局和华北军区,同年5月《晋察冀画报》与晋冀鲁豫的《人民画报》合并为《华北画报》,沙飞、石少华任正、副主任。
新中国成立后,1951年2月《华北画报》更名为《解放军画报》,并为新中国包括《人民画报》在内的其他新闻摄影机构输送了大批骨干人才。

1950年1月,中央人民政府新闻总署设置新闻摄影局,任命萨空了同志为局长。当年4月份,新闻摄影局下属部门的各项工作正式展开。11月11日,《摄影工作》杂志筹备会,在新闻摄影局摄影研究室召开。出席单位有:全国总工会中国工人画刊社、解放军画报社、摄影网、中苏友好协会总会、新闻摄影局等单位的代表。

1941年11月,冀中军区政治部摄影科为了指导部队的摄影工作,编印出版了《摄影网》,做为摄影技术刊物,分发给晋中解放区的摄影干事。1942年5月,在日寇对晋中解放区发动为时数月的大规模“扫荡”战斗中,《摄影网》基本上散失或焚毁,可能连孤本也找不到了。

本次会议由石少华主持。大家认为要集思广益,把《摄影工作》杂志搞好,并籍此通过各个单位去发现问题,解决问题,使它对大家的工作有所帮助,因此,成立了摄影工作编辑委员会。经大家研究决定,由下面9个单位组成:中央人民政府新闻总署新闻摄影局、中央人民政府文化部电影局北京电影制片厂摄影科、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委员会总政治部解放军画报社、中央人民政府人民革命委员会总政治部解放军画报社摄影网、中共中央办公厅警卫处摄影科、中华全国总工会中国工人画刊社、中国新民主主义青年团、中央委员会、中苏友好协会总会、北京大学摄影学会。

1947年8月,晋察冀军区政治部晋察冀画报社又编印出版了《摄影网通讯》,该杂志由32开本改成16开本,油印改成石板印刷。《摄影网通讯》一直发行到1948年2月,前后一共出版了17期。

编辑委员13人:丁聪、石少华、朱
、狄源沧、杜万英、吴群、吴寅伯、陈勃、陈正青、侯波、张印泉、贾化民、郑景康。秘书:郑若闲。并选出执行委员3人:石少华、张印泉、丁聪。由郑若闲为执行编辑。会议还决定了《摄影工作》的内容和篇幅。内容分:理论技术,工作指导,业务联系三方面。稿件容能量约各占三分之一。其它有关专题研究而文字较长之稿件,则另编入摄影丛书。

1948年6月,由华北军区政治部华北画报社秉承上述两家单位,在河北平山继续承接了《摄影网》的编印工作。《摄影网》由《摄影网通讯》的16开本又改回32开本,后来为了便于携带,曾一度还改成64开本,石板印刷又改回油印,每期页数也不固定。至1949年3月,《摄影网》前后一共出版了12期。

《摄影工作》在筹备了4个月后,于1951年3月终于与国内广大摄影工作者见面了。在发刊词上有这样一段话:“今天中国的摄影工作者人数虽然不多,但是结合在一起却是一股不算小的力量,只以缺乏强有力的组织领导,结果陷于各自为战,盲目探索,因而削弱了他们的贡献。又因为缺乏学习,他们在工作中常有力不从心的苦闷,往往面对着伟大的事迹感到手足无措。这是使摄影工作落在了实际要求后面的两个因素。”基于上述原因,在新中国之初,《摄影工作》的及时创刊,彻底结束了我国摄影工作群龙无首的局面。此刊还强调了两项任务:“一、它应当成为全国摄影工作者相互了解情况密切联系的媒介。二、它应当成为全国摄影工作者相互研究讨论提高自己的政策和技术水平的园地。”

1949年5月,《摄影网》从第十三期起,由油印改为铅印,从第十五期起还配上了插图。图文并茂的《摄影网》,为迅速提升我军摄影工作者的业务水平,做出了巨大的贡献。本年度铅印版的《摄影网》一共出版了6期。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