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只再也不能回家的蛙

这名摄影师在雨林中高耸的树梢上来回摆荡,不遗余力地寻找着世界稀有物种。
Guido
Sterkendries——住在树顶的“泰山”摄影师。这名比利时生态学者及野生动物摄影师在雨林深处的树顶上搭建了一座简易栖居地,他每次在这里花费两周时间,拍摄那些稀有物种。

曼狄卡的蛙再也不会回来了。

雨林鼠午夜捕捉飞蛾做“点心”

摄影师Guido Sterkendries潜伏在沼泽中拍摄鳄鱼

当然,他知道这一天终将来临。他的六岁儿子给这只蛙起名“Toughie”,意思是“坚强”——因为它是最后一只。它最终离去的那一天,意味着一个漫长故事的永久落幕。

图片 1

在他的简易窝棚里,Guido拍到了这些前所未见的生活在树上的蓝色剧毒跳蛙

这一天在2016年9月26日到来。世界上最后一只巴拿马树蛙,到最后也没能回到它的家乡。

图片来源:Lucas Bustamante/naturepl.com

巴拿马科隆省的雨林中,一直红眼树蛙正在树干上爬行

图片 2巴拿马树蛙。图片来源:Brian
Gratwicke

厄瓜多尔乔科省雨林的黑暗中隐藏着许多出人预料的事情,正如图中这只幼年安第斯鼠负鼠(Marmosops
impavidus),它正在从夜晚的空中抓取飞蛾做“点心”。

巴拿马雨林的雨季正是一对红眼树蛙的交配季节

2005年,一队研究者前往中美洲,试图在一种致命病菌蔓延到无可挽回之前尽可能多抢救一些幸存者。他们发现了Toughie,把它带回美国,由亚特兰大植物园的研究者马克·曼狄卡负责抚养。2008年,科学家确认它属于一个新物种——巴拿马树蛙(Ecnomiohyla
rabborum
),第二年IUCN红名册将它列入“极危”。这时,它的原种群已经彻底崩溃。

对于爬虫摄影师Lucas
Bustamante来说,这是个幸运的时刻。Bustamante打开手电筒后,看到了这只负鼠,手电筒的光同时引来了飞行的昆虫,从而为拍摄这一场景制造了完美的条件。

凶手是一种真菌——蛙壶菌(Batrachochytrium
dendrobatidis
),常缩写成Bd。人们还不确定蛙壶菌为什么突然在巴拿马出现,但很可能是因为非洲爪蟾贸易而传播到这里的。此刻,这是整个地球上速度最快的单一灭绝事件。

这顿夜宴非常疯狂,Bustamante被飞蛾鳞翅残骸“洗礼”。“飞蛾的鳞翅在我的四周乱飞。”他回忆说。

图片 3显微镜下的蛙壶菌。图片来源:Dr
Alex Hyatt

遇到这个场景时他并没有在寻找哺乳动物,而是在搜寻蛙类、蜥蜴和蛇。Bustamante用拍摄的图片在全世界敲响保护两栖类动物和爬行动物的警钟,它们中有很多已经濒临灭绝。Bustamante与厄瓜多尔以及全球的环保组织合作,希望展示丰富的自然奇迹。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