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在人群中嘶吼》

《谁在人群中嘶吼》 文/内黄老南 他们貌似光明 在人群中获得很多掌声
他们言词激昂 犹如赤诚之心阵阵声浪 他们人前的模样 在台上,高风亮节一一
回家后,被妻儿捆绑 那私下的欲望,黑市的交易 层层被掩盖的真实
一张鬼脸又和另一张鬼脸亲密 没有了人伦,没有了道德
底线,没有底线的”底线”膨胀了他们 他们就像在梦中做着五颜六色的”梦”
醒来后:在人群中嘶吼 他们是谁? 他们虚假的表演疲惫了
一一该睡了,会再做”梦” 台下的观众也会从梦中把他们惊醒
梦碎了。嘶吼也随之: 无声无息

《我醒着做梦》,摇滚加管弦乐是这张专辑的基本定调,刚柔并济的音乐编排,张学友极具穿透力的嘹亮歌声,飙高嗓音的嘶吼呐喊,表达出歌词中面对现实的无奈,与无法挽回逝去爱情的无力感,张学友表示,以往吼唱在演唱会上用的比较多,录音时比较少,自己很喜欢这次歌曲的效果。

小丑像失了魂的幽灵,左看看,右望望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图片 1

却怎也看不到尽头,他把视觉停留在舞台中央,半空中那个控制他命运的铁环上

看你熟睡时的笑容 以为爱很单纯

他狰狞着面,惶说——追上她,影子,审判日即将到来

以为就凭那些浪漫傻事 过一生也够用

遥远啊,小丑似乎再也耐不住遥远

可现实像闹钟 吵醒了同床的异梦

每个夜晚,必要有一阵风,风儿会带着沙子偷袭了他的眼睛

我醒着做梦 就是痛也痛得感动

他低声叹息,他面无表情的念叨着——莫远离呃,梦好静呃

誓言像梦话 那就留在梦里背诵

想不到任何好的表情,画了个小丑的装束

只有在梦中 哪怕喊破喉咙

没有任何表情的,冲进了黑压压的喧闹的带着骂声的人群中

说你永远是原来的你 你无动于衷

小丑!小丑!跃上枝头!大伙儿起哄,精力如此旺盛的狂叫着

以为两个人的天空 雨过后就有彩虹

梦中的她,就像空中旋转不停的铁环

以为世界围绕我俩转动 在爱里面没有惶恐

她的情,就像神明留下的本来就无解的咒语

我装得 那么像 只希望时间会宽容

咒语如是说——在怀里,寻找她

我醒着做梦 就是痛也痛得感动

有时小丑想独自找个角落抽泣

誓言像梦话 那就留在梦里背诵

越是角落,她就跑得更远,飞得越高

只有在梦中 哪怕喊破喉咙

等不及了,人群在鼓噪着,不知是哭还是笑

说你永远是原来的你 你无动于衷

都在等待他的一个完美坠落

就是做梦我也不相信 在烈日当空

舞台中央,他呜咽着,也忘情跳啊,跃啊

所有感情会无影无踪

小丑做着各种丑陋的鬼脸

我醒着做梦 就是痛也痛得懵懂

只为得到在舞台上抓住铁环的机会

誓言像梦话 那就留在梦里背诵

观众都说好喜欢看到他丑陋的表情

只有在梦中 哪怕喊破喉咙

说他丑的逗死人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