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车站

文/甲波布初很远很远的记忆定格在天际你静静的躺在巴曲河畔仰望回家的孩子在岁月里风化了美丽的容颜湮没在幽暗的轮廓岁月掠走了多少年影像翻滚在目昔日的伊人变成了泥土你却还在守着老屋东隆神山容颜未老你却老了喇嘛多杰雪光依旧你却失去了青春巴曲河涛声依旧你却不辞而别门前望天的老人还在转动经筒守候伊人的归期于江南巴塘2016.5.20收藏分享邀请

很远,很远。人们总是在想念。

如花美眷,似水流年。

那些过去的记忆,如同润水潺潺。不知何时,汝便陷入其中,不得停歇,眼前一幕一幕地浮现出他的容颜。不曾蹉跎,不曾留恋,飞速地跑过你的人生,划过优美的弧线。

图片 1

每逢夜晚,梦中惊现。

梦中梦觉皆似幻,花开花谢又一春。梦境交迭,四时更替,只为寻你笑靥如花。

可惜旧景犹在伊人半憔悴。

不曾给予时间,让吾诉请对你的思念。哪怕灯火阑珊。

只为惊鸿一梦,哪怕为之迷茫留恋。却可惜梦终梦,花非花。长川分琼宇,明月不知何时圆。

鸟雀不知大鹏之志,鼠兔不明狼狐之望,汝笑吾不懂你之大业,吾却轻笑。

吾只盼与你灯火阑珊。

吾看景咏诗,“柳飞绵,花实少。镂板音清,浅发江南调。”汝又笑。何来江南,飞绵?

却不知吾心中,与故人所到,处处江南晚春。

匆匆那年执子之手,却非白头偕老。

天涯海角,万物飘渺。

终须分离,终须放手。

无人逃脱时光的转轮,没人拥有不老的容颜。不知多年后吾徐娘半老,你可曾识起我,唤吾一声小时常常挂在嘴边的小名?

当我垂暮之时,却尤记得你那张堪比花艳的容颜。

正如《海上钢琴师》的那句话:

“我们笑着说再见,却深知再见遥遥无期。”

一个人的车站在遥远的天边走过了海枯石烂住进一个人的心田一个人的车站只为一世的守侯一个人的车站只为一生的诺言一个人的车站诠释什么是孤单因期盼在心中坦然的享受平淡伊人相隔遥远有多少时光被冲淡沉淀的记忆里有永不老去的容颜只要梦不荒芜爱就会永远一个人的车站是岁月刻下的经典岁月如歌欢迎您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