爸爸也思念

头顶草帽 白毛巾搭在肩上烈日当空 满眼金黄麦浪
镰刀摩肩擦掌风儿传来哗哗声响 笑着弯腰 看到了山一样的馒头
雪一样的白闻到了面条的香味
那一定比屋后的竹子还要粗还要长直起腰擦一擦汗水
和邻居笑侃几句偶尔还要吼上几嗓子敲起锣来打起鼓……曾经问过爸爸火辣辣的太阳烤着
您不觉得热 不觉得累爸爸笑着告诉我那几天只想唱因为心里喝着蜜呢

周末傍晚,我正在厨房做晚饭,电话响起,是爸爸。我有点意外,因为一般家里有事情都是妈妈打过来,平时我们打电话也是打给妈妈,最多和妈妈说完了顺带着拉爸爸扯两句问候。爸爸主动打电话给我们的情况,很少。

黑童子传记

版权作品,未经《短文学》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接电话,爸爸声音洪亮,还带着掩饰不住的激动,居然是去朋友家串门,顺带着给我介绍了个男朋友。我一边翻炒锅里的菜,一边听着爸爸介绍那个男孩子,忍不住心里想笑。我的爸爸,二十多年来一直默默走在我们旁边的爸爸,从来不会过问我们私人事情,连上学时都很少问我成绩的爸爸,居然也会这么激动地给我介绍男孩子。

传记·一

爸爸在电话里一桩桩地细数着对方的家庭情况、工作情况、人怎么样,一边注意着我的反应,时不时问下我“我觉得还可以,对吧,当朋友聊聊也可以”。我笑着回答:“好呀,反正也不会少块肉啊哈哈哈”,其实根本没听到爸爸说的对方的情况,只是下意识觉得,爸爸介绍的,无论如何也要考虑下啊。

白童子……唯独你,唯独你是我不能失去的。

一个月前的十一长假,我回了老家,每日陪伴在父母旁边,早起早睡,扫地做饭闲聊天,享受着难得的幸福。从前回家,爸爸总是吃过晚饭便去房里看新闻联播,我们姐妹和妈妈聊天唠家常,他从不参与。但这两年回家,爸爸吃过饭不去房里了,总泡一杯茶,坐在旁边听我们笑闹,呵呵笑着,偶尔插两句。也开始问我工作怎么样,身体怎么样,和同事关系处得好不好。

当听到你说你要牺牲自己去祭祀山神的时候,我就下定了决心。

有天晚上坐在沙发上看电视,爸爸突然掏出手机看了半天,拨了一个号码:“喂,是XX吗?我是XX啊!你号码我还存着呢,没啥事,就是觉得很久没见了,有点想你!”话一出口,我和妈妈偷偷笑成了一团。我悄悄和妈妈说“我长这么大在外面好长时间没回家我爸都不说想我,居然主动打电话给老朋友说想别人了!”妈妈哈哈笑,“是啊,我跟他结婚这么久了他都没说想我呢!”爸爸也不理我们,呵呵笑着在电话里寒暄:“是啊,这不是很久没见面了,还真的有点想你啊!”
妈妈说,那个朋友是爸爸当年一起搞建筑的工友,几十年了,这次确实有几年没见过了。这想念也是真的想念了。
我看着爸爸脸上的皱纹和被晒得黑黝黝的面庞,灯光下闪着白光的零星白发,突然觉得有点忧伤。
都说一个人开始回忆过去的时候,就是开始老了。这几年眼看着爸爸一点点的改变,虽然不想承认,但我心里清楚,爸爸真的在变老。
从前我上学时,看到别人文章里写到父母头上渐增的白发,便偷偷去观察我自己的父母,发现爸爸妈妈都一直是头发乌黑头皮白净的样子,心里很开心,总觉得他们还年轻着,衰老是很遥远的事情。可是自从上了五十岁,爸爸头顶便开始渐渐出现一丝刺眼的白,我想替他拔掉,又不忍心让爸爸发现了。而这次回家,看到爸爸头发已经整片都泛着微白了。过不了几年,会变成花白吗?我最喜欢的白色,此刻却变成我最害怕的颜色。那么明亮、纯净的白,怎么能带给人这么深的难过呢?连写下来都要让人心底泛起疼痛的涟漪。
我的爸爸。我也在想你。

我不会让你这么做的。我一直在想如何才能救出你,直到有天我听到爸爸说,他会给你喂一种催眠药,让你失去挣扎的能力,乖乖地被山神吞食,以防你后悔。

他扭曲地笑着,「那个白童子,真是够傻的,还说着这就是幸福,真是恶心。」

传记·二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