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具思维与符号觉悟-[凌冻]

(来源:中国摄影报作者:凌冻) 网上流传着一张照片,一胸挂相机的摄影人嘴含清水,“口吐莲花”,喷淋水雾罩花的效果并按下快门。也听闻有许多摄影人为了让画面更完美,用烟饼制造云雾效果,在画面中摆布一些道具强化现场感——既然众多的摄影评选都基本要求“不得改变原始影像”,咱就把工夫用在原始影像的创造前期。 无论水雾还是烟雾,其实都是摄影人主观制造的道具。本本分分的记录肯定难以有上佳效果,道具一用,画面立显不同。只是这样的道具,这样的用法,别人学习起来很快,于是,花丛中到处烟雾腾腾之类现象,也就见怪不怪了。 用道具拍出好照片,充其量只能算作小儿科般的技巧,在应对某些摄影比赛等途径上有实效。要想在摄影征途上有较大的作为,倒不如从这个思路上散发开去,让道具成为照片中的重要符号。 拍人拍景拍事件,要想形成自己的风格,融入其中的除了独特的个人视角以及与题材相匹配的表现手法之外,为专题中的每张照片中都设置一个特别的符号,不失为一种可资尝试的方式。 区志航的《景·观》系列也好,《那一刻》系列也好,画面中总会出现的他本人的俯卧撑形象,让其作品带上了鲜明的个人风格。同样,在诸多带有观念意味的摄影创作尝试中,标志性的符号常常会出现在画面里,让更多的观者认出作者是不同于他人的“这一个”。 把道具变成符号,需要一种理念上的觉悟,也就是要形成自己的摄影风格,要把心思用在更宏大的层面去观照现实,观照自己镜头中的事物。即使将水雾笼罩于各种花卉之上,拍出诸多颇有美感的画面,亦比不上静下心来,拍出一两个带有个性特色的选题来。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