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无是处的故乡

走进故乡“文昌阁”“小汶河”是童年不可忘却的记忆,也是故乡两个标志性物象,我的小学生活是在文昌阁里度过的,而小汶河则是童年游玩的天堂。——题记《文昌阁》作者:徐东风对于我,你是一个沉静的神秘,尽管每日有无数双迷离的眼神熟视无睹的注视却始终看不到你心底的秘密-此刻,我无法搽拭满脸疑惑的情绪,唯恐一不小心从你裸漏的伤口里泄露一星半点的秘密而岁月,也许会搭乘麻雀的翅膀拖走你肋骨上的、已经被风干的粪便-顽劣,曾经磨光你干裂的肌肤晨读,惊醒你梦中的呓语我想用无限的思绪,拂去你身上厚厚的沉积,可我又怕抹去那段美好的回忆-我不知道你静静的伫立是否在等待佛龛前虔诚的心语-你到底在期待什么我不敢去问,你瓦脊上那些耄耋的落叶和脚下长满青苔的印迹我只有将满腹的怅然和叹息陪你身旁干涸的汶河一起孤独《小汶河》蜿蜒的堤岸,留下顽皮的足迹一声清脆、并不婉转的蝉鸣惊醒谦虚的垂柳,足以增加夏的温度,而河水的清凉让一个个燥热的裸体降了温度-那执拗的陀螺尽管我用威严的皮鞭抽打得遍体鳞伤它依然旋转着,划伤你冰冷而坚硬的肌肤-此时的我,忘记了烦恼却有一个垂钓的人藏在岸边的水草里等待贪婪者上钩-一叶扁舟,在夕阳里游弋向水中攫取清凉的老少打捞被鱼儿带走的欣喜演绎一代一代生存的法则-我不想知道麦场里收货的数量但我必须面对每个幸福的笑脸以谦虚的姿态,从浪花里打开一条缝隙,于简陋的渡口找回曾经的自己

记忆的尽头落在故乡悠悠绵绵
小脚印伸向南洼的田里镐头不小心碰破了姐姐的脚疼痛总是把梦惊醒

那是一个一无是处的故乡,有人说他很伟大:是她养育了我们的祖辈。虽然嘴上这么说,但大家心里都明白,她就是一个一无是处的故乡。

门前的土路倚着柳沟
马莲花开在路旁辙印伸向远方芳草野蒿把童年泡透说不出的秘密印在心底

要不为何她身边的人越来越少,除了那些老的跑不动的老家伙,大家都在逃离,那里的人已经是所剩无几了,老人家们等着慢慢死光,她就像一个被岁月榨干了的老头儿,把一切都消耗在这一代代人身上,最后还是落的一生抱怨,这里就是无人识的荒山野岭,没有什么可以说道的历史,也没什么文化,更没有啥精神,他有的只是贫瘠的土地,所以这里没出过什么人物,一代一代出的全是人,全是些叫作农民的人。

故乡是梦的起点梦里的泪汇成小溪流入童年的河湾思念是藤梦回梦绕童年 故乡

     
 世界在变,翻天覆地,年代久了大家就开始焦躁,这是不受待见的职业,贫瘠的土地是无法满足这片土地上的这群人了,于是大家开始陆续出山,最后他们都变了,只是人们还是没有忘记他们的出身,所以起名为农民工。

《热度》

有个金马奖短篇讲述了城郊青年的无奈,诉说他们游离在城市之中无法融入城市生活。因为他们还是用的城郊是思维方式,其实这些我都不太清楚,虽然青年们很凄惨,但不管怎么说,他们起码还是遥遥望着城市长大的,起码不太陌生,同时还一不小心就会暴富,这不小心的几率太大了,有时候想,做一个富裕的外人也是很羡慕的事。

admin

网站地图xml地图